“从内心来说我们希望保证公平

  年中国青年报贯彻“推动社会进步,服务青年成长”的办报宗旨,客观、专业、持续地反映青年在参加公务员考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进而推动公务员考录制度进一步公平、公正、公开的一组报道。

  这组报道起源于中国青年报编辑张凌于2011年10月25日在网上找到的一个线索——在一则题为“长治硕士公务员笔试和面试第一,仍被拒绝录用”的网帖中,发帖人称自己在2011年长治市公务员考录过程中获得笔试和面试第一,却因体检不合格被拒绝录用。

  此后,中国青年报记者王鑫昕、来扬联系上发帖人,并对其所述的蹊跷过程进行了调查。11月9日,《中国青年报》刊发报道《宋江明验血求职记》,披露了长治籍考生宋江明在参加2011年长治市公务员招考过程中体检“被贫血”的遭遇。

  王鑫昕对此专门采访了负责该次招考的长治市人社局相关科室,对方回应了体检经过和他举报的递补考生专业不符的问题。

  该报道刊发后引起广泛关注,长治成立调查组调查此事。《中国青年报》进一步跟踪报道,于2011年11月11日、14日连续报道当地纪检委调查宋江明体检情况;11月17日,来扬前往长治调查采访此事的来龙去脉,于19日、21日和23日发回对此事的现场报道——彼时,纪检部门已经查实该次公务员考录存在违规现象,来扬通过对长治市人社局、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等当事部门的采访,还原了该次公务员考录违规事件的基本案情,所刊发报道引起兄弟媒体跟进,并在社会上引发热议。

  报道见报后,多位读者向中国青年报反映自己也有和宋江明类似的遭遇。中国青年报记者叶铁桥、白皓随后对部分考生反映的2011年贵州省公务员考录体检“罗生门”展开调查采访,于2011年12月2日、3日连续报道此事。

  上述报道引起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公务员局的高度重视。12月6日,国家公务员局考试录用司有关负责人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的专访,强调了要严肃处理长治公务员考录体检违规事件的态度。相关报道刊发于12月8日《中国青年报》的头版头条。

  2011年12月19日,《中国青年报》刊发报道《山西出台新规严把公务员考录关》,进一步追踪当地人社部门对此事的处理进展。

  2011年,该组系列报道共刊发16篇,分布在10期《中国青年报》上。2011年12月31日,长治市有关部门通报了对该事件的调查处理结果,10名责任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其中8人被追究刑事责任。2012年1月1日,《中国青年报》刊发相关报道,并在此后一直追踪报道此事的进展。

  如果不是在体检中被检出意外的结果,宋江明如今也许已经成为山西省长治市环保局的一名公务员了。

  但命运跟这个27岁的小伙子开了一个玩笑。因为体检的一项指标被检出低于《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的规定,获得笔试、面试和总成绩三项第一的宋江明被刷了下去。

  然而,宋江明随后在3家医院的4次体检结果均显示,此前参加公务员招录体检出现问题的那项指标每次都达标。究竟是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还是另有隐情?宋江明至今搞不明白。

  2011年3月27日,山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山西省公务员局联合发布《山西省行政机关2011年考试录用公务员公告》。彼时,作为吉林大学应届硕士研究生的宋江明看中了公告中的一个岗位:长治市环保局“科员2”。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长治市行政机关2011年考录公务员(含参照管理)职位表》上看到,该岗位的“所需资格条件”为:户籍要求“山西省”,年龄要求“35周岁以下”,学历要求“本科以上”,专业要求“环境资源法及相关专业”。

  宋江明告诉记者,他报考这一岗位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他是山西长治人,希望回家乡工作;第二,这个岗位的专业要求是“本科以上”和“环境资源法及相关专业”,这与他所学的环境法专业恰好吻合。

  4月24日,宋江明参加了笔试。5月27日,他通过山西人事考试网查到,自己的笔试成绩为118分。在《长治市2011年行政机关考录公务员资格复审公告》中,宋江明看到,自己的名字位列长治市环保局“科员2”岗位的第一名。

  在顺利通过资格复审之后,宋江明参加了7月28日举行的面试,并表现出色。张贴在长治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长治市人社局)就业大厅内的公告显示,在长治市环保局“科员2”岗位报考者中,宋江明笔试成绩第一、面试成绩第一、总成绩第一。

  按照长治市人社局在山西人事考试网上发布《2011年长治市行政机关考试录用公务员体检通知》,报考长治市环保局“科员2”岗位的,最终只有宋江明一人进入了体检环节。8月11日,宋江明在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参加了体检。

  一切似乎没有悬念了。因为就在7月1日进行的吉林大学毕业生体检中,宋江明的体检结论为“合格”。

  然而,8月15日下午,来自长治市人社局公务员科的一个通知,打断了宋江明的一路顺利。公务员科的工作人员通知宋江明,让他第二天到长治市人社局副局长赵波的办公室去一趟。

  第二天,在人社局办公室,赵波对宋江明说:体检查出你的身体有点问题。不过,尽管宋江明一再追问,赵波并没有透露宋江明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只让他等复查的通知。

  复查在次日上午进行,宋江明在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体检中心抽了血用于化验。

  由于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于是,宋江明向体检中心的医生咨询。医生告诉他,根据前一次的体检数据,有几项指标偏低,最坏的情况可能是白血病。复查的结果要下午才能出来,并直接送到长治市人社局。

  在体检中心,宋江明和医生聊了大约半个小时才走出医院。他心里忐忑不安,“究竟是身体出了问题,还是对方在暗示我该‘活动活动’呢”?

  想到公务员招考中可能存在的“潜规则”,出了医院后,宋江明给赵波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宋江明说,自己这两天感冒,吃了点药,可能会影响体检结果,“想和您当面聊聊,看能否再给我一次机会。”但赵波没有答应。

  据宋江明回忆,赵波在电话里说,“你的身体不适合做公务员了,但是你可以从事其他的工作。如果你还在长治,有什么事情还可以找我。不要告诉父母,你要勇于承担。”

  正是这话让宋江明感到疑惑。“下午出体检结果,我上午就被告知为不合格,为什么长治市人社局在体检报告出来之前就告知我为不合格?”他在网上发布的一条申诉帖子中这样写道。

  当天11点多,宋江明接到一位好心人的电话。对方提醒他:“考公务员挺不容易的,别因为体检的原因被刷下来。你赶紧去找找领导吧,看看能不能送个礼什么的。”

  当天下午,宋江明多次打电话或发短信联系赵波,对方一直未接电话,也没有回复短信。直到晚上6点多,赵波给宋江明打来电话说,体检复查中一项名叫“血红蛋白”的指标只有“88”,未能达到标准,所以体检不合格。

  赵波还在电话里跟宋江明解释:你这个身体确实有问题,我不能再给你检查了,不然我会受处分的。

  根据国家颁布的《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第三条,“血液病,不合格。单纯性缺铁性贫血,血红蛋白男性高于90g/L、女性高于80g/L,合格。”

  按照赵波的解释,宋江明体检复查中“血红蛋白”一项的测量值只有88g/L,低于90g/L,不符合《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第三条之规定。

  于是,宋江明于8月19日、8月25日前往长治市中医医院、长治市人民医院验血;后来,又在9月4日和11月4日两次去此前曾参加体检和复查的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进行化验。这4次验血的结果是:宋江明的血红蛋白测量值分别是180g/L、165g/L、167g/L、163.9g/L。

  4次测量值均高于90g/L,符合《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第三条的规定。

  此外,宋江明还拿着化验单到门诊看了医生,以排除患血液病的可能性。长治市中医医院的诊断证明书显示临床诊断结果为“感冒(WBC偏高)”(WBC是指白细胞——记者注),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的诊断证明书则显示临床诊断结果为“血常规化验大致正常”。

  自己去化验的结果与公务员体检的化验结果差距竟如此大,这让宋江明感到不解。8月20日,也就是宋江明第一次自行前往长治市中医医院体检的化验结果出来后,他来到长治市人社局公务员科,提出要复印体检报告,但没有得到批准。

  11月8日下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公务员科的一位工作人员解释说:“我们请示了省厅,省厅表示我们没有这个义务提供体检报告的复印件。”

  宋江明告诉记者,公务员科的工作人员同意把化验单拿出来给他看一下。但按照公务员科负责人的要求,看化验单的前提是:他必须承诺不拿体检报告做文章。

  宋江明承诺了之后,才看到自己的两次公务员体检化验单。从化验单可以看出,赵波提到的“血红蛋白”指标,第一次测量值是70g/L,第二次是88g/L,两次均低于《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第三条的规定。

  这是宋江明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体检化验单。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尽管他当即提出质疑,却遭到了公务员科工作人员的指责。对方说,你刚才承诺不做文章,现在却提出质疑,没有诚信。随后,工作人员便不再理睬宋江明。

  宋江明只得又去找赵波,但没找到。他转而去找局长,却碰了一鼻子灰。宋江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局长的答复是:“我正忙呢,你要再这样纠缠,即使体检过了,我也要让你政审不过。”随后,他被工作人员拉出了局长办公室。

  他拨打长治市监察局的电话,反映人社局信息不公开的问题,对方先是反问“你怎么知道这个电话的”,接着又说信息公开的事管不了。

  他拨打长治市的“市长热线”,却迟迟没有答复。“市长热线”打多了,连话务员都能听出他的声音来了——“你这事儿还没解决啊?那我再给你登记一次。”

  由于宋江明体检未通过,第二名就递补上来了。11月8日下午,长治市人社局公务员科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递补的考生已经被录用。

  据宋江明的调查,第二名考生的专业是“资源环境科学”,而“科员2”岗位的专业要求是“环境资源法及相关专业”。根据《山西省行政机关2011年考试录用公务员公告》附件中一份名叫《公务员录用专业设置分类指导目录》的材料,“资源环境科学”属于第35类环境科学类,而“环境资源法”属于第10类法律类。

  针对“科员2”岗位的专业要求,长治市人社局公务员科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事经请示省厅后,他们认为“资源环境科学”属于“相关专业”,并没有违规。

  多次申诉,至今没有下文,宋江明不得不给自己另择出路。10月28日,他乘坐火车,远赴四川成都,参加当地的公务员考试。

  火车还没到成都,他接到了一条短信:“我是省法制促进会的,在网上看到你的申诉材料。请问你需要我们单位为你维权吗?”

  宋江明询问怎么维权,对方回复短信说:“需要准备上你的申诉材料和相关证据,带上3000元代理费来找我。”

  宋江明以来电号码为关键字上网搜索了一下,发现发短信者可能是冒充某机构进行诈骗的人,不敢再联系了。

  11月20日上午,回到位于长治市长子县鲍店镇西王坡西村家中的宋江明已经不再心事重重。

  他成了村里的知名人物。走在进村的路上,不时有村民停下手中的活计和他打招呼,“办好了?回来啦?”

  11月19日19时23分11秒,山西人事考试网首页更新了头条文章:“关于拟录用宋江明为长治市环境保护局公务员的公示”。这标志着,在参加山西省行政机关2011年录用公务员考录过程中“被贫血”的长治籍考生宋江明的录用程序进入了公示环节。

  这一天,距离宋江明首次自行验血的8月19日正好3个月;距离《中国青年报》刊发报道《宋江明求职验血记》整整10天。

  尽管多数村民并没有上网、看电视新闻的习惯,但经过亲友、邻里的口口相传,宋江明考公务员遭遇体检不公后讨回公道的消息还是很快传遍了全村。

  在母亲张振兰看来,自己这个“报喜不报忧”的儿子在经过一番波折后,总算是有了一个圆满的结果。这位有着31年教龄的民办教师在今年8月初得知儿子考公务员获得笔试、面试和总成绩三项第一的消息后,曾一度觉得“有盼头”了。但在此后的近1个月时间里,她却一直没再等到儿子的“报喜”。

  2011年4月24日,在山西省公务员考试中,宋江明报考了长治市环保局科员2,8月11日,他以总成绩第一成为该职位唯一进入体检环节的考生。然而,山西人事考试网9月19日公布,该报考职位对应的拟录用人员是“贾美玉”。

  那时,宋江明已经在体检中被检出血红蛋白测量值不符合《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第3条的规定,被给出了“不合格”的体检结论。在此后的复查中,他的血红蛋白测量值依然未达标。随后,他3次自行验血,被告知其血红蛋白测量值符合上述规定。在向招考主管单位长治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长治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多次申诉未果后,宋江明于9月16日在人社局网站上申请信息公开,但得到的答复依旧是维持之前的结果。

  此事对张振兰也产生了一定影响。在得知宋江明体检不合格、未被录用的消息后,她坚持上了两周课,但发现自己难以在教学中集中精力,只好向校长提出申请,不再担任“包班”任课老师,改当生活老师,照顾住校学生的起居。

  8月下旬,该职位考录总成绩第2名的考生贾美玉被安排递补体检,并得到了“合格”的结论。9月23日,长治市人社局在其“山西省公务员录用审批表”上给出了“同意录用”的意见。

  但在本报刊发报道《宋江明求职验血记》后,长治市纪委、监察局成立的调查组依据医学专家组作出的鉴定结论,查证了对宋江明体检结论的错误问题,以及两次血液检验单存在人为篡改数据的嫌疑。

  11月17日,长治市委、长治医学院党委分别召开会议,长治市人社局与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以下简称“和平医院”)的6名责任人被追究相关责任:决定免去赵波长治市人社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公务员招考工作领导组办公室主任职务,撤销吉新瑞长治市人社局公务员科科长职务。

  长治市人社局的多名干部向记者表示,他们对自己的同事缺乏道德和法纪意识,参与了此次公务员考录体检过程中的造假行为而感到惋惜和痛心。

  “赵波副局长是一名比较年轻的干部,而吉科长明年2月就要退休了。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很惋惜。”事发后接管长治市人社局公务员科相关工作的赵满红对记者说。

  对在调查中发现的长治市人社局、和平医院有关人员和递补考生家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长治市纪委、监察局已经会同长治市人民检察院、长治医学院纪委就此进行立案调查,调查组正加紧开展调查取证。

  消息传到村里,村民都为宋江明感到高兴。一位已在外乡工作的邻居大哥最近正好回家探亲,他让宋江明不要因为网上的一些“穿小鞋”的言论而产生心理负担,“好好干,做出点样子来”。

  在11月18日下午举行的长治市人社局全系统干部大会上,党组书记、局长陈皎将此次考录违规事件定性为“案件”——因为该事件对公务员考录工作的秩序和形象造成了“破坏”,且相关责任人可能存在违法问题。

  “首先要感谢新闻媒体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监督。如果没有你们的报道,还不会引起人社局的高度重视。”陈皎说。

  “在见到报道后,我们对本次公务员考录的操作程序和执行情况进行了认真查找,未发现在操作程序上有问题。但个别公职人员敢在众目睽睽下铤而走险,不惜违纪违法参与造假,暴露了我们在教育人的方面还存在不足。”陈皎说。

  他逐一为记者梳理了长治市人社局参与今年公务员考录过程中体检的每个环节:“首先,我们选择了全长治市级别最高的三甲医院——省管的和平医院作为体检定点医院;其次,我们与医院签订了责任书,明确了体检医院对体检结果负总责;第三,我们对参与体检的医生,按照体检的相关标准进行了培训;第四,参加体检的考生全部采用编号抽签的方式,依次进行体检;第五,实行封闭体检,在封闭场地进行,全程由武警站岗、纪检委监督。”

  上述说法,与2011年长治市行政机关招考公务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11月11日发布的《关于考生宋江明体检不合格情况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一文的第2条基本一致。

  但正是这份《说明》,一度引发了网友的质疑;其后,长治市纪委、市卫生局组织的专家论证结果,以及和平医院组织的专家复核结果又认定了相关测量值的“逻辑关系有问题”,存在人为篡改结果的可能,这引发了更大的质疑。

  长治市人社局办公室的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之所以在11月11日就发布了《说明》,是因为报道刊发后,局领导非常重视,提出要在网上积极主动地正面回应这一问题。“(11月9日)当晚,陈局长就挨个向负责此次公务员考录的工作人员询问情况,得到的答复是都保证没有问题,而且我们的决定是严格根据医院的体检结果作出的。但没想到,对同事的信任被辜负了。”他说。

  在开展自查工作的同时,长治市人社局也于11月15日启动了公务员考录工作的纠错程序。

  “随着调查的深入进行,医院给人社局发来了函,称其原先的体检结果出现了逻辑性错误,该考生(指宋江明——记者注)身体合格。既然医院对宋江明的体检结果作出了合格的‘结论’,我们立即作出了纠正。”陈皎说,“经山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同意,我们撤销了关于长治市环保局科员2职位录用公务员贾美玉的决定,同时立即采取了补救措施。”

  陈皎告诉记者,长治市人社局在11月15日约22时通知宋江明准备相关资料,进入政审程序。次日,派专人坐飞机奔赴宋江明的学校所在地进行审查;同时,派出另一路工作人员到宋江明的居住地进行考察。

  “按照常规,政审是通过邮寄信件进行的,考虑到效率和速度,我们这次派专人坐飞机去了。”陈皎解释说。

  长治市长子县鲍店镇西王坡村村委会苗主任告诉记者,11月18日22时左右,人社局的赵满红等工作人员来到村里,详细了解、考察了宋江明的相关情况。

  “我们随时把考察结果报告给省厅,请求省厅在第一时间给予公示,并在公示合格后迅速下达录取文件。省厅表示,将全力以赴支持这项工作,一旦考察结果报呈,立即特事特办,希望考生在最短的时间内,能愉快、高兴地上岗。”陈皎说。

  记者了解到,11月19日上午,宋江明去长治市人社局递交相关材料后,当天中午,长治市人社局的工作人员便驱车赶往太原。当晚19时23分11秒,山西人事考试网便公示了相关信息。

  “此外,我们已和用人单位——长治市环保局局长李新春进行了沟通。他表示,欢迎宋江明的到来。”陈皎说。

  递补宋江明被录用的第2名考生贾美玉的报考情况和家庭背景一直是媒体和公众关心的话题。

  此前,山西人事考试网在公布今年公务员考录的相关信息时,并未公布每名考生的详细分数。11月19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在长治市人社局查看了“2011年长治市行政机关考录公务员总成绩册”。

  这份编制于7月28日的总成绩册显示,今年“长治市市直环境保护局—科员2”这一报考职位考试的前3名分别是宋江明(男)、贾美玉(女)和王菲菲(女)。三人的笔试成绩分别为“118.7”、“105”和“101.8”;面试成绩分别为“84.2”、“76.6”和“79”。按照笔试成绩除以2再乘以60%、面试成绩乘以40%的计算公式,三人的总成绩分别为“69.29”、“62.14”和“62.14”——宋江明排名第一,贾美玉和王菲菲的名次一栏均填写为“2”。

  据赵满红介绍,今年山西省公务员考录的相关规定是“面试不递补,体检可递补”。但在宋江明被作出“不合格”的体检结论后,为何递补的是贾美玉,而非总成绩同为第2名的王菲菲,目前仍不得而知。

  相关报道刊发后,不少评论都提到了调查组要查一查递补考生的家庭背景,看是否存在违规现象。一些网友甚至发出了“人肉搜索”号召。

  在百度贴吧长治吧题为“贾美玉有啥背景吗?”的帖子下,有一些网友回复称,她是长治市某中学校长的侄女,其父亲是长治某村的村干部。

  还有一些网友则通过社交网站等方式查到了贾美玉的手机号等信息,并将其张贴在相关的主题帖下,有的网友甚至还贴出了贾美玉的好友的照片和信息。

  “不应该把上一代的错加到下一代身上,我们应该对事不对人,谁的错谁承担!”

  “贾美玉毕竟还有以后的生活,我想她已经受到该受的惩罚了,不应该把她的照片再贴出来,把她的电话贴出来这样不是把她逼到墙角么。我们应该给她一些空间吧?”

  “真正应该收拾的是那些贪官污吏,如果没有那些见钱眼开的贪官,也就没有这些事件。”

  记者发现,贾美玉先前在其人人网个人主页上登记个人信息和发表的一些状态、留言与其在“山西省公务员录用审批表”上登记的信息一致。但在11月18日晚,其个人主页的照片、状态、留言等内容已被删除。

  11月20日晚,记者尝试拨打此前留在其个人主页上的手机号码,语音提示称,“您拨打的用户已呼转至来电提醒平台。”

  12月2日本报发表的《贵州部分公考考生体检陷入“罗生门”》一组报道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12月3日将派员赴贵州调查此事。

  12月2日下午,贵州省公务员局李建刚副局长等有关负责人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了有关情况。

  他们表示,相关部门已在调查原始资料,并找参加公考体检医务人员了解情况。他们还表示,在遭遇制度与现实碰撞时,面临两难的境况。

  据介绍,今年贵州参加公考的考生共有24万余名,录取比例大约为33∶1,录取率为3%左右。其中,获得参加今年贵州省省直机关体检资格的人数共有1601人,实际参加体检人数为1497人,104人未参加体检。

  对于异议较多的血常规检查项目,他们介绍,在体检后,因为血常规检查出现问题的考生中,白细胞计数未达到参考值下限等单项出现问题的考生为116人,两项出现问题的为17人,一共133人,占总参检人数的8.9%。133人中,78人是因为白细胞计数不合格,55人是因为血小板出现问题。

  在这次体检中,多名被刷下的考生在指定体检医院两次体检不合格,但在其他大型三甲医院体检都显示为合格,更奇特的是,这些考生在指定体检医院进行的自行体检结果也全部合格。

  这引发了考生们对公考体检指定医院的质疑。他们疑惑的是,为什么不选择更好的医院体检,而要选择资质较低且体检医务人员有限的二甲医院。

  对于这一疑问,贵州省公务员局考试录用处调研员杨重建说,在公考体检医院的选择上,他们确实做了很多考虑,贵州省最好的医院是省人民医院和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但这两家医院都很大,人流量也很大,封闭性不好,不像指定的体检医院处于比较独立的环境中,能实现较好的封闭,“这所医院跟我们希望的条件更接近。”

  他表示,在准备工作上,这所医院做了很多工作,如在公考体检前,为了检测设备,该医院用自己的设备取了血样,送到省人民医院做检测,并和本院设备做了比较,以测试设备的质量可靠性。

  考试录用处处长付伟介绍,考录部门对体检程序要求非常严格,在体检前,他们还专门集中了这所医院的医务人员进行培训,对每个环节都做了认真细致地交代。

  他们还表示,纪检部门全程参与了对体检过程的监督,“每个项目都进行了监督。”

  不过,在12月1日接待反映问题考生的过程中,李建刚副局长曾表示:“我们在程序上和制度上是有要求的,但是在程序和制度的履行过程中是不是认真执行,这是一个问题。”

  对于部分考生出现的公考体检不合格,多次自行体检均合格的情况,杨重建说,根据《公务员录用体检操作手册(试行)》的规定,公务员录用体检工作应在指定的医疗机构进行,非指定医疗机构作出的体检结论无效。

  他说,自行体检不可控因素太多,比如是不是体检者本人体检,有无篡改数据,这些都不好说。

  然而,对这次贵州公考有这么多考生出现同类情况,该如何看待的问题,他说,那也只能严格按照公务员体检手册的规定,“我们只认定在指定医疗机构做的公务员体检结果,非指定机构予承认”。

  贵州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干部毕昌忠则表示,体检时一些检查项目的数据在不同时间和不同环境下会有不同,比如血常规检查中白细胞计数就会受到这方面影响。“比如明天体检,晚上也许兴奋了,睡不着,体检很早,7点半就要到医院集中,很多人5点半就要起床,人肯定没休息好,白细胞可能就下来了。”

  但他们全都认同,白细胞计数及一些体检数据没达到参考值,这并不代表不健康,更不代表身体有问题,“但我们只能执行体检手册上的标准”。

  杨重建说,考生李伟曾经找过他:“他问我这是不是不健康,我说你是健康的,我也认为你能正常工作,但我们就是按照国家的标准执行,我相信你没病,但是你不符合国家标准,这个政策是很严酷的。”

  李伟等部分考生对公考指定医院的体检结果产生强烈质疑后,曾要求招录部门再次安排体检,但都被拒绝。

  付伟表示,根据体检手册要求,招录机关或者体检对象对体检结果有疑问的,可以进行复检。“但复检只能进行一次,体检结果以复检结论为准。”

  他说,如果体检被刷下的考生因为复检不合格而要求再次体检,那再次体检不合格是不是可以要求第四次、第五次体检,一直体检到合格为止?“如果我们再次安排体检,事实上就是我们违反国家相关规定了。”

  他说,体检手册上说“复检只能进行一次”,这是上级部门的规定,“我们只有执行的权力”。

  按照体检手册,“体检表应由招录机关统一管理,并由招录机关通知考生体检结果”。然而,多位报考省直机关的考生在体检被刷时并未接到通知,而是在政审名单中没有找到自己名字才发现被刷下。

  对此,毕昌忠说,可能以后我们在工作中要想办法,不管用什么方法都通知到考生本人。

  但他表示:“我们会在体检现场告知考生,如果体检没有通过,就会递补下一个,如果你被递补了,就表明你的体检没有通过。”

  由于对自己的体检结果存在疑问,多名考生提请了行政复议申请,其中部分行政复议申请也被受理了,然而,他们同时发现,受理后,招录工作却并没有停止,递补的人员已经进入政审甚至开始上班。

  这些考生意识到,自己的权利不可能得到维护,在这次体检中被刷下的考生孙华说:“如果成功了,这些递补的考生如何处理?所以我们在复议的时候就知道不会成功。”

  但在今天,他们表示,复检就是终审判决,行政复议确实没有意义了。“按照体检手册,公考体检结论只有两种:合格或不合格,合格的一步到位进入政审,不合格分两类,一类是可以复检的,另一类是不可以复检的,不可复检就相当于终审判决”。

  但他提出了公平与效率的问题,“从内心来说我们希望保证公平,又得受程序的制约”。

  付伟也说,不能因为一个或少数考生的事情耽误了整个招录程序,“这样的责任谁也承担不起。”“假设这10个考生复议过关,就是招录机关违规,我们就撞火线了。”

  记者问,考生的身体到底有没有问题,如果说血常规检测的项目会受到外界环境影响,那么,有些考生到底是存在钙化灶还是结石的问题,很难受外界环境的干扰,完全可以通过体检而调查清楚,对于这种异议又该如何处理?

  在被刷下的考生中,有几名考生在其他三甲医院被诊断为钙化灶可能,但在公考体检指定医院却被诊断为结石。

  对于这些考生的遭遇,他们也都表示了同情。毕昌忠说,他也是从基层考上来,公考的公平公正给了他改变人生的机会。

  他说,一个考生辛辛苦苦考到现在,笔试、面试我们把关都把好了,但到最后因为体检出了问题,把人家弄下去也于心不忍,所以他们才在体检环节中以最严格的程序做了制度保障。

  但他表示:“如果我们工作中确有问题,该改就要改,如果真有医生和干部有问题,该查处就查处”。

  他说贵州查过一些案例,一个乡镇的考试出问题,结果整个乡镇的领导班子全部给换了。

  毕昌忠说:“是不是有作假,就像我刚刚所说的,工作人员勾结起来,如果真有这种情况,我们希望有纪委来查,如果真有这种情况,谁做谁负责。”

Copyright © 炸金花游戏 腾讯 版权所有 www.laforet-immobilier-dol.com